夜游西栅水乡

乌镇,一个以举行世界互联网大会而闻名于世的小镇,现代与传统在这里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。漫步其间 ,时而能回忆起儿时语文课本中鱼戏莲叶间的江南,时而能看见宏伟雄浑的现代建筑。似乎这是一座建立在时间裂隙中的城镇,各种时代跨越了漫长时间的隔阂,在此交融。

这并非真的老照片,而是拍摄后经过特效处理的照片。

乌镇,位于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,地处江浙沪“金三角”之地、杭嘉湖平原腹地,距杭州、苏州均为60公里。属太湖流域水系,河流纵横交织,京杭大运河依镇而过。得益于其位于苏杭之间的特殊地理位置,在游完西湖后,它便成了我从西湖一路玩回去的一环,说实话,我本来对它是没有太多期待的,因为我的故乡便在江南,各式各种形形色色的古镇我见地很多,再加之很多古镇都照葫芦画瓢游来游去还总是那几个景色,所以在游玩一开始,我就没有抱什么期待,甚至一度想忽略这个景点,不过很庆幸地是我最终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游了一游,要不岂不是要错过如此美景?

我个人感觉乌镇的美源于规模较大和高度的开发,以往我游玩过的古镇,在拍照上其实不输乌镇的,因为照片可以限定一个特殊的视角,在这个视角下,你确实可以看见美景,但人在景区游玩是不可能一直只看一个画面的,人肯定是要走动的,而一旦走动起来,那些规模不够大的古镇三下俩下就可以走到头,一到头人就会觉得有些索然无味,就会意识到这是假的,而一旦有了这种意识,景区的游览体验就会大打折扣。再说高度的开发,乌镇景区内配套的各种设施十分完善,我身边的朋友甚至一度将乌镇的公共厕所误以为高档酒店,和世博会一样景区内还提供免费的纯净水,并且景区内形形色色的店铺应有竟有。当然高度的开发也意味着很高的投入,因此景区内的消费还是很高的。


门票方面:150一张,学生可以凭借学生证或者录取通知书(照片也行,要身份证核对)享半价(BUT高考准考证不行),买完门票有2条路可以选,一条是免费的渡船,一条人修在水上的栈道,来乌镇渡船是肯定要坐的但不是现在,因为免费的渡船排队非常长,即使工作日也要排好久。因此与其在这排队不如靠自己的脚走,因为距离也不是很远并且还可以看到宏伟的大剧院。在栈道上走地时候我还看到有个美术馆在旁边,不过由于我是傍晚去的,已经接近5点,美术馆已经快要关门了,所以没去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啥。

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童年,而我的童年就是和伙伴们戏水,当然我那时的童年已经没有这么纯粹的水乡了,我童年的戏水更多地实在普普通通的河边,看了这样的风景,我便不禁将童年暗淡的河水替代成了眼前的美景,童年的记忆似乎又稍稍光辉了些。

过了栈道就可以看到刚刚坐船人上岸的码头,人声嘈杂,也许百年前的物流往来的码头与它相比更加嘈杂热闹。而右手边则是草木染坊,里面展示了浙江一带以前盛极一时的染坊。

而旁边便顺势开了一个衣服店,喜欢漂亮丝绸并且钱包鼓鼓的可以考虑带点纪念品,当然我一般是不买景区的东西的,因为我感觉性价比不高,最主要的还是贫穷233333。

这次旅行其实是有地图的,但我感觉一旦看了地图,世界就会变小了,因此,我放弃了认路和地图,转而我开始在这浩大的古镇里乱转起来,希望自己不只迷失方向更迷失在水乡的梦里。

夕阳下回家的渔夫,立于晚霞中的古塔,这一切都已经消失,但人们对着一切的思恋总不会消失,总像儿童对糖果的喜爱一样,时不时就让你欲罢不能。

从乌镇的邮局里写一封信,寄给自己,寄给生活在时间另一边的自己。

听一段评书,看一段电影,《社戏》中的情节不免浮现在脑中。

如同《社戏》中的主人公一样,在曲终人散之后,坐着摇橹船离开,如果没有这些灯光,是不是更能让人回到过去呢?


抒情性的文字果然还是写不来啊,纵然心里有千言万语,但手一放到键盘上却不知道敲哪个字符。写了一些不知所言的涂鸦,全当给以后的自己看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